薄音

每个产粮的太太都是人间瑰宝!

太好看了!!!!!

山吹小虫:

戴上了无敌骚包的墨镜(⁎⁍̴̛ᴗ⁍̴̛⁎)

用盆子吃饭:

“  人和人真的可以互相理解吗,在全然不同的生长环境中构筑岀截然的观念和认知的双方可以做到设身处地地耐心感知对方的想法吗,双手紧握耳鬓厮磨的时候心意就可以相通吗?我并不相信。但我还是觉得人和人之间的相遇是一件好温柔的事,就像叶尖上的两滴露水,它们偶然相遇,并不需要互相理解,仍然可以相爱,我们未必需要完全懂得彼此,也可以相拥相融,彼此取暖。 ”


文素☞ @青龙学习小组小组长 

好看!

HistoricalPics:

“我对天空如此热爱,要用图画把它填满。”
- 插画家Thomas Lamadieu在“天空的照片”中展示了朋友和情人之间的温柔时刻

呜呜呜这是什么宝贝大亮亮!!!!

细s:

风水轮流转~训练场那两个木头人真的很可爱哎hhh

【镇魂/巍澜】心上花

我的眼泪不值钱!_(:з」∠)_


夏一未:

小甜饼一个~这个故事发生在补天之前~





 


沈巍在火焰中重生后的第二天,阎罗致帖拜访先圣昆仑,请他下地府一趟。


 


彼时沈巍不省人事,虽有心跳体温,却无知无觉,赵云澜并不愿意在这样的时候离开他,那帖子又写得含含糊糊不清不楚的,更加难入他法眼。


 


赵云澜把拜帖随手一扔,给沈巍掖了掖被子,起身准备去叫个外卖,不料裤脚一紧。


 


他视线垂落,头大身子小的白骨傀儡正睁着空洞的大眼睛和他对视。


 


“你从哪里跑出来的?”赵云澜拎起他往床头柜上放。


 


小傀儡伸出一根手指骨指了指地下,又指了指沈巍胸口,然后一双白骨手掌合起又打开,做了个开花的姿势。


 


赵云澜皱眉:“你从黄泉深处跑出来?沈巍心上,开花了?”


 


小傀儡连连点头。


 


吓?


 


小傀儡跳下地,蹭蹭蹭跑去捡起地府那张拜帖,递给他。


 


“这事跟沈巍昏迷不醒有关?”赵云澜再问。


 


小傀儡迟疑了一下,点头。


 


“我去,这么大的事那帮人也不说清楚,地府的文官是不是都语文不及格,帖子里写的那是什么鬼啊,”赵云澜抱起小傀儡放在沈巍手边:“看好他,我去走一趟。”


 



 


赵云澜拒绝了地府那帮话都说不清楚的老头子带路,自己跳进黄泉一路下潜。


 


黄泉水依旧冰凉彻骨,原先插在大不敬之地封印处的大神木,在新大封尘埃落定之后,抽出了新芽,星星点点象征生气的白光因此荡漾在水中,是以赵云澜得以看见在水底最深处,有一丛又一丛的淡红色不知名花朵。


 


赵云澜踏入花丛时,昏迷不醒的沈巍蓦然皱紧了眉头,原本平稳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起来。


 



 


原先的大不敬之地,因为封印的关系,赵云澜从未踏进去过。


 


现在封印已经消失,那片土地被无名的淡红色花丛覆盖,一眼竟望不到边。


 


原来这就是地府拜帖中说的“大不敬之地异象丛生”。


 


花丛大概有半人高,赵云澜走了十几步,脚下踢到一块硬物。


 


他蹲下,扒开花丛,眼前所见让他轻抽了一口气。


 


那是一座小小的墓碑,黑色碑石,暗红色的题字。


 


下颌收紧,他骇然站起,闭上眼睛用神识望去,簇簇花团开得正艳,底下却一路藏着上百个这样的黑色墓碑。


 


“赵云澜……赵云澜……”留在人间的沈巍,发出了微弱的呻吟。


 


小傀儡艰难地打开房间里的衣柜,左闻闻右闻闻,最后抽出一件带着赵云澜气息的衣服,塞进了沈巍手里。


 



 


赵云澜看着那些碑石上刻的名字就生气,气完又心疼,很疼很疼。


 


万年岁月里,半大孩子背负着天地之重,跌跌撞撞不吭一声地前行。他留下的人间再波澜壮阔,于沈巍而言,恐怕也和黄泉深渊没有分别。


 


不过是看着他在轮回里生生死死,心头一盏灯亮了又灭,什么都未能留下。


 


赵云澜立在原地半晌,而后慢慢蹲下,一抔一抔用手扒开碑底泥土。


 


他闻到了极淡的血腥味,细细分辨,竟像极了沈巍心头血的味道,苦涩而绝望。


 


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


 


写着他名字的墓碑之下,葬着沈巍已经枯死的心脏。


 


赵云澜手指颤抖着探下,想去抚摸它,没来得及碰到,那颗干涸如枯枝的心就化成了飞灰。


 


昏迷不醒的沈巍,辗转反侧,握成拳的手背青筋暴起。


 


他在做梦。


 


浓稠的黑暗里,他剖开自己胸膛,掏出没有温度不会跳动却和人类一样鲜红的心脏葬了进去,细细将土盖好,立上碑,用残留的血迹在黑色石头上刻下那一世赵云澜的名字,而后安心地蜷在碑前,睡了过去。


 


“我想和你葬在一起。”


 



 


不过这么一点卑微的愿望,他竟等了千万年,以至于将心筑成了坟场,密密麻麻的墓碑上开满了紧紧簇拥却无人可见的小花,恰似无望的相思。


 


赵云澜敛眉垂目良久,抬手,双指一弹。


 


大神木徐徐探过一支枝丫,赵云澜摘下枝头一片嫩芽,轻轻吹了口气。


 


一阵清风刮过,花与碑顷刻消散无踪。


 


这一世再不会了,沈巍心上住着我活生生赵云澜。


 


这熊孩子也不能再挖心了,挖了会死。


 


赵云澜摸着自己跳得有些失控的心脏,想打那熊孩子一顿吧,又舍不得,明明是自己造的孽。


 


就想回去抱着他温热的身体往死里亲,做到天崩地裂汗水淋漓。


 


腰骨突然一酸,赵云澜讪讪地把后半句划掉了。


 



 


难不成沈巍也是这么想的?


 


不然他手里干嘛紧紧攥着我的内裤,还满头大汗?


 


小傀儡呢?怎么跑这么快?


 


哎呀,花和碑都铲掉了,活蹦乱跳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赵云澜在你面前啊,小美人你什么时候才醒?


 


赵云澜一手拿着自己内裤,跪在床上趴低了身子去亲沈巍。


 


往死里亲。


 


沈巍睁开眼,就看见他闭着眼睛脸色绯红,而自己胸膛里有东西,跳得砰砰响。


 


那是和赵云澜一样热烈的一颗心。




Fin



我的天啊啊啊什么神仙!!!

青泽里:

“会有猫的 会有嘟嘟喵的!!”

我的天哪!!!

CL__是个假车厘:

大婚本封面搞定~

老祖的屁股我能摸一辈子

各位小天使CP见~~~去准备打样了~~

太好看了吧!!!!

刘顺儿妞:

国风色谱。

「丹青九色绘浮生」。


取中国传统色彩中的九种颜色,细赏东方韵味。


图自:婺源|坝上|大理|禾木|北京|伊宁|漠河|呼伦贝尔|台湾|南京|沙溪|宏村|喀纳斯